Functia(2) by schuma

Categories: Uncategorized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08/10/30

来自自由空间joke版精华区 原作者是schuma

有一天,Functia镇上的居民正在广场上闲聊,外出旅行的Trapez回来了。远远看见他回来大家都很兴奋。他是以梯形的样子回来的,否则要是他转过身去,很难在远处把它和 Sinc区分开。但当他走近的时候,functians心中却产生了恐惧。因为那根本就不是原来的Trapez了,他 受 伤了。他原本很健康很连续的梯形身体,变成了仿佛许多竖直的尖刺排列而成的一个梯形。以往他每次一回来总是被大家围起来问长问短,这一次,从另一个角度看他的人惊奇的发现,他的形状不再是像Sinc那样一个身体加上周围的拖地衣服,而是有许多个同样的身体排成一个长队,像是用叠起来的纸剪出来的人形拉花,队伍的长度都让人看不到尽头。这种事情,functians从没见过,因为所有的镇子里所有人的身体都是有限大的,这个看不到头的队伍算是什么?他简直已经不是这个叫做INTEGRABLE的星球上的生物,而是外星人了!Trapez自己也说不清为什么会这样,只是说在树林里走路,突然被人从背后猛然推倒了,起来就变成这幅样子了。

出现怪事,要找Gauss。很快Gauss扭动着肥胖的身躯从图书馆里赶来。他端详了一会儿受伤的Trapez,幽幽的说,“你,被采样了……”

采样这个字眼,居民们都没听说过。他们并不介意听到一个新词,因为镇长Gauss常用一些没人认识的词说一些大家都知道的事,他毕竟同时是一个哲学家。这次不对劲的是,Gauss说完这话就在闷头想什么事情,这和他一贯高调做事的风格不符。之后Gauss走到Sinc跟前低声说了一句话就走了。 Gauss叫Sinc去他家。然而Sinc不想一个人去,倒不是怕Gauss亏待他:因为Gauss有长长的衣角,他家连门都没有,应该说,连墙都没有,只是一块空地而已,否则他回不了家。这对来做客的人来说很安全,只是Sinc觉得和Gauss这样的前辈呆在一起并不自在。于是他叫上了好友Bessel 一同前往,这样就感觉舒服很多了。

到了Gauss家所在的那块草地上,Gauss对Sinc说,“麻烦来了……”随即从书架上拿下一本金边皮制封皮的大书。

居民们还在广场上讨论Trapez的伤势,这时候有人从城边跑来说,外面来了怪物,于是Sech和另外几个人爬上钟楼眺望。往Functia镇移动而来的是一个像栅栏一样的东西,无数一模一样的尖刺排成一排,两边都无穷无尽。这样一个栅栏居然整个缓缓的移动而来。Sech跟人们一描述, Trapez立刻回想起在自己摔倒以后,见到了类似的东西,它非常危
险。

镇上有个叫Laplace的家伙很有责任心,听说有人要来攻打,便头也没回就往小镇外走去。他是镇上最强壮的人,有个尖脑袋,左右两个手臂是指数衰减的,比Gauss那种指数平方衰减的袍子可是粗壮了很多。他这个体型被搞概率学家称为Laplace分布,所以得到这个绰号。如果他转过身来,虽然脑袋变得圆了一些,但是手臂更粗壮,达到平方分之一的多项式量级!每当有危险的时候,Laplace总是冲在前面,这让所有functians都感到放心。可这次让Laplace没想到的是,那个怪物栅栏是会魔法的。他刚接近怪物,就一下也变成了尖刺排列的形状,只是尖刺的长度还是原来身体的形状。他像 Trapez一样,也被“采样”了。最强壮的人都抵挡不住,难道这个尖刺军团要让所有的村民都面目全非么?

有居民想,也许从另一个角度可以看到怪物转身后的样子,只要别是这种栅栏形,怎么都好说。可是Sech从钟楼眺望,发现即使换个角度看,这个怪物还是同样的形状。它竟然和Gauss,Sech一样,是个转身也不变的家伙!没有弱点,不能攻破。

与此同时Gauss还在家里和Sinc,Bessel谈话。Gauss对着书说,“马上会有一个叫Comb的怪物来了,他学名叫Dirac Array,是Dirac Delta异化,也就是,复制好多份的结果……很久以前这个Dirac Delta曾经作乱,用乘积魔法把别人也变得和他一样……”

Sinc问,“等等,你是说乘积魔法真的存在?”

Gauss答道,“的确存在啊,只是因为破坏力太大,所以不使用这个魔法已经演化为一种道德,被人们无条件的接受了……Dirac Delta的魔法威力虽然很大,但是他本人的弱点也很明显,就是只要他转身,或者人们绕到他另一侧,就会发现他变成了一个平坦的常函数模样,无论他怎么使用乘积魔法也没有效果了。所以那次作乱事件,Dirac Delta只能偷袭别人……现在他可能是和许多受害者——被变成和他一样的人——融为一体,形成了一个梳子形状,所以就算他转身,也逃不过他的魔爪……”

听到这里,Sinc绝望了,广场上也传来了嘈杂的声音,那是Sech在跟大家描述那只怪物。Gauss继续说,“有些人管Comb施乘积魔法叫采样。Sinc你知道么,也有一些人管你叫采样函数……”

“吓,莫非我和这个怪物有什么关系?”

“的确是的,因为如果你能放出乘积魔法的话,你可以干掉这个怪物……你看你的样子,你拖在地上的衣服,在某些位置是没有的。调整好这些等间距的零点的话,恰好可以把Comb的尖刺和零点对准,然后用乘积一网打尽。只剩下中间一个尖刺,它是你的脑袋的位置,没法消除。不过这样的结果就是让Comb 从Dirac阵列还原成了Dirac Delta本身,然后人们就可以容易的回避他了……”尽管Gauss的话太学术了,不过到了紧要关头,Sinc和Bessel也只能忍耐一下这枯燥而准确的语言。

Sinc咽了一下口水,我原来有这个使命,还是命中注定圣战中的the one,心里紧张啊。Bessel也觉得Sinc这个行动太危险了,万一没对准反被Comb搞定的话还不如逃命。

Bessel瞅着Sinc,对Gauss说,“让我上,我的模样和Sinc很像的。”

Gauss说,“唉,钦佩你的勇气,但是遗憾的是,Bessel小姐,你的零点并不是等间距的,没法一下把Comb这个可恶的怪物消灭。”

Sinc还是很疑惑,“究竟谁会使用这个早已失传的乘积魔法呢?”“难道你不会么?到这个时候就别隐瞒了啊,不是有不少人说你……”“虽然有流言,但那是瞎话,我一点也不信呢。这可怎么办,书里写了怎么用么?”

Gauss眼中一亮“而我的确会啊……我教给你……”镇长,胖归胖,看来的确是有些手段的……

就这样,镇长把魔法的咒语和要领教给了Sinc,然后和Bessel一起仔细丈量调整Sinc的衣服,也就是零点的位置。当调整到没有任何误差后,Bessel给了Sinc最好的祝福。

No Comments -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Welcome , today is Thursday, 2018/0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