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评:哥本哈根;魔兽世界

Categories: Uncategorized
Tags: No Tags
Comments: 1 Comment
Published on: 2009/12/24

哥本哈根

在google输入“哥本哈根”,出现的建议搜索第一条就是“哥本哈根会议结果”。全世界人都在关注的一场会议变成了政治小丑们的演出。很多人一开始就断言这个会议不会有什么好的结果,但是总是有很多人期待奇迹,就像“巴厘会议”那样的奇迹。从最后一周会议组织方的行为也可隐约推断出,奇迹不会发生第二次了。哥本哈根会议成了彻头彻尾的闹剧。
前两天-1还说起过,问我觉得NGO的行为会对大会结果产生影响吗?我说当然会了,至少NGO的行为可以影响民意,民意可以影响政府决策。-1反问,能吗?我说,当然然能,哦,不过中国除外。-1与我相视一笑,说他默认说的就是中国。恩,中国除外。

魔兽世界

在大学与世隔绝的环境中许久没看过电视了。据说最近央视又在炮轰魔兽世界,经历了“天才变魔兽”说,“毒品”说,加上这次的“抢劫犯”说,数位砖家叫兽成为了知名人物。在中国就得学着低着头做人,你看看人家Google,到了中国还不是说你黄你就黄不黄也黄。光低头还不行,这次惹到两位大人物了,虽说人家是在互相掐架,但是你这个导火索是免不了灾殃了。
话说还真不知道这次拿魔兽开刀背后隐藏着什么动机。反正给出的理由很滑稽,因为玩魔兽世界孩子变成抢劫犯了。全国那么多抢劫犯不说,偏说一个玩魔兽世界的。哪怕你说有87.53%的抢劫犯玩魔兽世界,或者玩魔兽世界的人中抢劫犯的比例比去全国的抢劫犯比例高出87.53个百分点,也算是提出了一个论据。现在这个说法比GRE argument弱多了。
想象一下一个小孩子放学回家路上捡到了一个水果刀,他捡起来揣兜里了,然后回家用这把水果刀把他父亲杀了。那么现在问,他杀死他父亲的主要原因是什么?可能是因为家庭的原因,可能是这个孩子本身就有暴力倾向,但是会是因为水果刀的缘故吗?难道全国要因为这个禁止出售水果刀?现在的家长为了推托责任,把这一切都怪在了魔兽世界上,是的,因为阿尔萨斯。哪怕这个孩子不知道阿尔萨斯是谁,但你描写了这个情节,就间接地诱导了犯罪,你就是罪魁祸首。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逻辑就是不讲逻辑。
(more...)

我也来谈游戏上瘾

Categories: Uncategorized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09/12/16

近期网游上瘾被媒体推到了风口浪尖,从偷菜抢车位到魔兽世界,多少人怒斥游戏像毒品一样有害又有多少人设好闹铃半夜3点钟起来偷菜。我个人认为爱玩游戏不过是人类作为动物的天性,动物生来就会在嬉戏打闹中锻炼成长。还有很多人想当然地认为酷爱游戏的人往往社交能力较差:一方面较多地玩游戏会导致玩家没有足够的时间进行活动,另一方面往往在社交活动中处于自卑的人会有在游戏中找回“成就感”的欲望。但是这种毫无根据的想当然自然站不住脚,[调查研究]显示玩游戏与社交技巧之间找不到直接联系,即便游戏过度也不会导致社交能力低下。

关于人们沉迷于游戏的原因众说纷纭。个人猜测有以下几点原因:

首先是完成一件事情的成就感。在魔兽争霸中杀掉一个怪,在fps游戏中射杀一个敌人,都会在头脑中产生一个短暂的快感。最终游戏胜利时的成就感则会持续得稍微长一些。伴随着快感消失后带来的失落,玩家往往会继续追求下一次游戏体验,即所谓的玩一次还向玩第二次。很多游戏都以此来吸引玩家,游戏开发人员往往会精心设计游戏关卡以及难度和平衡性,来保证玩家不会觉得简单乏味,又不会难到对胜利获得的良好体验的期望过小。

其次,很多情况下玩家往往会倾向于和别人一起玩游戏,可能为了与他人合作完成任务(比如魔兽世界中的raid),也可能是在对抗类游戏中通过竞争击败他人。这两种情况看起来相反却均源于对于被他人认同的期望,同时是一种变相的社交活动。

以上的两点都是在建立自我认同的过程,从心理的角度来讲,只要不过量,适度游戏对身心健康是有很大的积极作用的。

多巴胺

但是游戏不同于很多其他活动的一点是,它会不断吸引玩家,刺激玩家导致一些意志力薄弱的人无法自拔,即所谓的“瘾”。从“瘾”能想到什么?烟瘾,毒品,还有,“多巴胺”。“多巴胺是一种神经传导物质,用来帮助细胞传送脉冲的化学物质。这种脑内分泌主要负责大脑的情欲,感觉,将兴奋及开心的信息传递,也与上瘾有关“。

让我们先来看一个有趣的实验:

假设将一只老鼠饿(不是渴)一段时间,接着让它获得食物,它会倾向于吃喝同时进行。这种饮水是调节行为,因为进食会使血液中的水分进入肠胃,因而产生饮水 需要,饮水量与需要量相一致。但假设限制老鼠进食,只定时提供少量的食物,如每分钟得到45毫克,但并不限制它饮水。在这种情况下,老鼠逐渐饮水用大量的水,这是非调节性行为的一个典型例子,称为"定时诱发性烦渴"(schedule-induced polydipsia)[via]。这一类看起来比较奇怪的行为被称为“非调节性行为”。

schedule-induced polydipsia

回过头来接着说游戏,从07年下半年开始有一种新形式的游戏开始流行起来,也就是网页游戏。随着08年SNS社区和网页游戏的组合的广泛流行,一个农场游戏突然间流行起来。它借着SNS以得天独厚的优势迅速流行,大量接触这类游戏的人被牢牢地“黏”在这款游戏上。很快地,这款游戏不仅仅成为网友们休闲娱乐的工具,因为有些网友被“黏”得过牢而影响了更重要的事情,被炒鱿鱼,破坏家庭和谐,影响睡眠的例子层出不穷。

这个“偷菜”游戏一个很重要的特点是它需要人们隔一段时间关照一次,即“定时诱发”。本来每隔一段时间在工作之余放送一下身心是一种正常的调节行为,如同吃东西的同时也要喝水,但是可能由于各种(如工作繁忙,压力大等)原因导致这种调节行为转变成了非调节性行为,从而上了“瘾”。就如同上面是实验中的小白鼠一样,会进行过量饮水。如若想治这种“瘾”则要对症下药,一方面平时要经常注意放松,保持轻松的心态,缓解工作压力,另一方面要想不“挨饿”,还要多补充食物,即“精神食粮”。多多补充“精神食粮”可陶冶情操、愉悦身心,自然也就免于游戏成瘾的困扰了。

解梦

Categories: Uncategorized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09/12/16

高中有一段时间喜欢给自己解梦,一来是好玩,二来可以更加了解自己。直到某一天做了一个梦,梦到一只摆在解剖台上的兔子,血肉模糊的样子。当时很怕,在随笔里提到了这个梦。林老师在旁边批了一个大大的“面谈”。后来跟我说,其实给自己解梦未必是件好事。说得很委婉,当时虽然不是特别理解,也就过去了。后面也很少为自己解梦了。当时猜了一下这个梦的意思,直到今天回想起来才悟到它的真正含义。
我觉得梦还是自己解比较容易一些。因为很了解自己,如果帮别人解可能需要了解他的过去,他的想法,他的习惯,很不容易。但是自己通常能明白每个东西每个事件对自己意味着什么。比如别人可能未必猜得到那个解剖台上的兔子指的是我自己。

再说说昨天晚上的梦。场景2:
卧室。
前面的梦不记得了,似乎是我到一个人家住,或者是我家。然后恍惚间我来到了一个人的卧室,陈设都是灰黑色调,比较引人注目的是一个电脑桌上摆着一个两层的架子,架子上放着汉字形状的小铁架,有点像那种镂空的牌匾,每个四方的立体的小铁架都是一个字的形状。摆成两行形成了四句的打油诗。第一句因为铁架字比较乱,有的字部首分开了,混在一起,认不清是什么了,感觉好像和三国有关,第二句忘了是哪几个字,意思是等一部电影等了半年多都没有上映。后两句不是很记得了。当时知道这四句诗有点类似以前看到的,每句都是独立的语境,但是描写了相似的感觉(有空把以前那个找出来)。似乎因为睡觉前听了zetacola的歌的缘故,当时以为这个是zetacola的卧室(晕,怎么会想到这个),后来一想,不对,这个是朵朵的卧室。嗯。

场景3:
火车。
又是火车。我现在都知道我梦到火车基本上都是一个概念。我觉得原因在于火车需要赶时间,它不会等你,而且会带你去一个新的环境。
还是说梦吧,我在做火车途中下了火车,然后没注意到火车已经开了,于是我追啊追啊追,还是追不上。但是的我身处一个陌生的城市,不知道自己在哪,该怎么走。第一个想法就是打110...

场景1:
不记得了,依稀记得这个场景是我做过的梦里面为数不多的几乎都是陌生人的梦。只记得今天早上醒来得到的一个结论:我该去看心理医生了。

page 1 of 1
Welcome , today is Wednesday, 2018/0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