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梦

Categories: Uncategorized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09/12/16

高中有一段时间喜欢给自己解梦,一来是好玩,二来可以更加了解自己。直到某一天做了一个梦,梦到一只摆在解剖台上的兔子,血肉模糊的样子。当时很怕,在随笔里提到了这个梦。林老师在旁边批了一个大大的“面谈”。后来跟我说,其实给自己解梦未必是件好事。说得很委婉,当时虽然不是特别理解,也就过去了。后面也很少为自己解梦了。当时猜了一下这个梦的意思,直到今天回想起来才悟到它的真正含义。
我觉得梦还是自己解比较容易一些。因为很了解自己,如果帮别人解可能需要了解他的过去,他的想法,他的习惯,很不容易。但是自己通常能明白每个东西每个事件对自己意味着什么。比如别人可能未必猜得到那个解剖台上的兔子指的是我自己。

再说说昨天晚上的梦。场景2:
卧室。
前面的梦不记得了,似乎是我到一个人家住,或者是我家。然后恍惚间我来到了一个人的卧室,陈设都是灰黑色调,比较引人注目的是一个电脑桌上摆着一个两层的架子,架子上放着汉字形状的小铁架,有点像那种镂空的牌匾,每个四方的立体的小铁架都是一个字的形状。摆成两行形成了四句的打油诗。第一句因为铁架字比较乱,有的字部首分开了,混在一起,认不清是什么了,感觉好像和三国有关,第二句忘了是哪几个字,意思是等一部电影等了半年多都没有上映。后两句不是很记得了。当时知道这四句诗有点类似以前看到的,每句都是独立的语境,但是描写了相似的感觉(有空把以前那个找出来)。似乎因为睡觉前听了zetacola的歌的缘故,当时以为这个是zetacola的卧室(晕,怎么会想到这个),后来一想,不对,这个是朵朵的卧室。嗯。

场景3:
火车。
又是火车。我现在都知道我梦到火车基本上都是一个概念。我觉得原因在于火车需要赶时间,它不会等你,而且会带你去一个新的环境。
还是说梦吧,我在做火车途中下了火车,然后没注意到火车已经开了,于是我追啊追啊追,还是追不上。但是的我身处一个陌生的城市,不知道自己在哪,该怎么走。第一个想法就是打110...

场景1:
不记得了,依稀记得这个场景是我做过的梦里面为数不多的几乎都是陌生人的梦。只记得今天早上醒来得到的一个结论:我该去看心理医生了。

No Comments -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Welcome , today is Thursday, 2018/02/22